二维码
牛网站

扫一扫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商务广告 » 正文

中国农村信用社的近代变迁的分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6-10 16:34:40    浏览次数:40
导读

 回溯近代以来关于农村信用合作社的历史文献,我们不难发现自农村信用合作社诞生之日起关于农村信用合作社的改革从未间断,但迄

  回溯近代以来关于农村信用合作社的历史文献,我们不难发现自农村信用合作社诞生之日起关于农村信用合作社的改革从未间断,但迄今为比农村金融的发展不仅大大落后于城市金融,而且也远远滞后于农村经济自身的发展也是一个不争的历史事实。众多探究近代以来农村信用合作社的成果都在论述农村信用社变迁的历史,鲜有问及背后的真正原因。历史与现实的相通性无不昭示着我们,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探寻近代农村信用合作社制度变迁的基本逻辑及深层次原因,有助于我们在当下的农村合作金融改革实践中汲取经验和教训。

  本文拟从新比较经济学的视角对我国近代农村信用合作社问题进行再探讨。2003年,当代经济学家共同提出:从传统比较经济学的废墟上又浮现出了一个崭新的领域,我们称之为新比较经济学。4位经济学家以产权理论为基石构建的新比较经济学分析框架.对近代农村信用社的演进有着难以企及的解释力,为深入研究该问题提供了难得的理论契机。采用新比较经济学分析框架缕析近代农村信用社发展的脉络,将使我们对该问题的研究更为系统和深入,更能抓住问题的关键与核心。

  二、新比较经济学理论阐释

  新比较经济学,作为经济学发展的理论前沿,发端于产权理论,主要着眼于对制度的选择与设计等问题进行比较分析,正如Aadrei 所强调,新比较经济学集中分析制度的多样性。该理论认为,一个社会应力图避免两种极端情形的发生:一种极端情形是无序,即因私人主宰着一切而导致秩序处于崩溃的边缘;另一种极端情形则是专制,即因政府主宰一切而导致财产被政府侵占及私人生产积极性受压制。2003年, Shleifer等提出了制度可能性边界,并以此说明应如何选择与设计制度,揭示出政府是如何在控制无序和避免专制之间实现均衡的。

  Shleifer等以无序为纵轴,以专制为横轴,在二维的空间内勾画出制度可能性边界曲线,分析了政府在无序和专制之间的权衡。在制度可能性边界曲线上有4个点,代表四种控制战略,即私立秩序、独立、国家监管和国家专制。这四种控制战略是根据政府权力的介入程度由轻而重排序的。由无序所导致的社会成本呈递减之势,由专制所导致的社会成本呈递增之态。向右下倾斜的直线表示一定程度的无序和专制状态下的社会总成本,这条直线与制度可能性边界曲线的切点即表示一个社会或者一个部门能够实现社会成本最小化的有效制度选择。

  本文意在新比较经济学的这一分析框架内勾画近代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社的制度可能性边界曲线,并以此作为基准探讨近代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社制度变迁的基本逻辑及深层次原因。

       三、近代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社制度变迁的基本逻辑

  回溯中国农业金融史,近代是一不可逾越的重要时期,最瞩目的农业金融事件即诞生了与传统农业金融截然不同的新型农业金融组织—农村信用合作社,且在社会力量及国家力量的交替作用下,掀起了一场长达26年、波及全国、规模的农村合作运动。其间,农村信用合作社的发展历经了几个迥然不同的历史阶段,制度发生了变迁,对经济绩效产生了重要影响。在新比较经济学全新的分析框架中,近代农村信用社被置于了一个从原子型社会形态中的私人秩序战略状态到国家主宰一切的制度谱系.任何一个阶段都可以依据维持农村信用社秩序的方式及效率在该谱系中找到相应的位置,并可以清晰地显示各阶段各战略状态所引致的损失抑或收益。

  (一)农村信用合作社的私立秩序战略状态:1923-1927年

  1923年6月,在民间团体华洋义贩会(全称为中国华洋义贩救灾总会)的扶持下,河北省香河县信用合作社成立,成为近代中国历的个农村信用合作社,此后农村信用合作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中国大地上。然而,由于北洋政府政权式微,实力屏弱,农村信用合作社自诞生之日起即陷入无法自拔的私立秩序战略状态。这也让新生的农村信用社历经了发展之快,也承受着发展之痛。

  1923-1927年,短短4年时间,北洋政府相继历经9位总统,无一人有统御中国之能力,北洋政府形同虚设。军阀割据混战,政府权力消解,作用式微,无力管控各方事务,整个社会基本处于无政府的状态。政权式微的北洋政府,不可能为新生的农村信用社提供强有力的制度供给,亦无法引导其健康成长。这一点在民国经济学家张镜予所著《中国农村信用合作运动》中得到佐证:关于合作社内部的章程,没有政府的法令为之保障。显而易见,新生的农村信用社陷入了没有法令没有惯例的无政府丛林中,处境堪忧。事实上,在此期间负责监管农村信用社的是身为民间组织的华洋义贩会。综观古今中外金融事业,即使是专门性的金融同业组织都难以完成监管任务,更何况是隔行而又不具法定监督职能的民间性组织华洋义贩会。况且,信用合作社事务并不是华洋义贩会的主要业务,这就更是加剧了农村信用社的无序发展。根据民国学者孔雪雄著《中国今日的农村运动》,自1923-1927年,短短4年时间,仅京兆直隶地区(今河北省),农村信用社就由8个激增至561个,增长了70倍;农村信用社成员人数也由256人升至13190人,增长约52倍;与此同时,股金也呈迅猛增长之势,由起初的286元扩充至20 698元,增长约72倍。农村信用社增速之快,远超出华洋义贩会预期,致使华洋义贩会愈来愈无法掌控。甚至一些信用合作社没有经过华洋义贩会承认就成立了。据统计,1923-1927年未经华洋义贩会承认就成立的农村信用社持续激增.1924年仅2个.至1927年已增至432个,甚至是当年华洋义贩会承认的农村信用社社数的3倍多。这些农村信用社皆游离于华洋义贩会的管辖之外,亦不受北洋政府控制。而且,即使是获得华洋义贩会承认资格的农村信用社,华洋义贩会亦难以全而有效管理。根据《农村信用合作社模范空白章程》规定可知,社员资格得因自请出社。社员拥有进出农村信用社的完全自由,近乎用脚。制度安排的缺乏与监管的缺失使农村信用社处于了无序的状态,犹如霍布斯所描述的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原始丛林战争。

  古今中外经济史实反复证明,无序状态将使经济体随时处于暴力、犯罪、侵权、贿赂、掠夺等威肋、之中。北洋政府时期农村信用社亦未幸免。由于监管缺失,农村信用社社员时常出现挪用、不按时清偿本息、妨害信用合作社社务等丧失信用甚至是犯罪的行为。这严重影响了农村合作金融事业的健康发展,也背离了复苏农村经济、救济农民生活的初衷。一切都似乎在表明,中国乡村的没落和衰颓,已经无可挽回。社会各界均不愿看到农村信用社昙花一现的结局,迫切希望农村合作金融由无序走向有序。诸多人士呼吁国家力量干预扶持,以期农村信用社统一有序发展。时人郑厚博指出:在中国的合作运动,因民智幼稚……故必须由合作者援用政治力量以图促进,冀于政府一贯的经济政策之下加以推广。中国合作运动的导师、近代金融家薛仙舟也强调:应以国家的权力,用大规模的计划去促使全国的合作化。 192 1年,薛仙舟还将毕生心血凝聚之作《中国合作化方案》呈请刚刚成立的南京国民政府,希望新任政府力挽狂澜,悉力推行。毋庸置疑,社会渴望强有力政府的出现和干预,以扭转农村信用合作事业的私立秩序战略状态。

小貔貅https://www.pixiuvip.com/
网站发布 电子商务平台 大连注册公司
 
(文/小编)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为小编原创作品,作者: 小编。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www.35new.com/zixun/show-htm-itemid-1006.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c)2011-2016 35new.com 牛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363555000

粤ICP备10211201号-4